【深度】男孩俱乐部的终结?“她政治”将如何塑造拜登政府
2021年01月14日 07:16

【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特约记者 林日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张继丹 丁雨晴】一周后,拜登将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对于拜登新政府,很多观察家注意到,大批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老将”被起用,显示拜登对专业和经验的注重,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拜登新执政团队成员的多样性。从选择一位女性担任副总统,到组建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个男女比例相当的内阁——女性之多刷新历史,并打破某些重要职位任命上的“纪录”,拜登政府被认为迈出了勇敢的一大步,是“进步”之举,但这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决策风格上,男性与女性有明显差异,执政团队里女性增多会带来什么?“她政治”是否值得关注?

拜登内阁,“女性撑起半边天”

“如果拜登的提名人选都获得通过,他的24名内阁级办公室中的12个都将由女性负责。”美国知名网站“538”1月11日的一篇文章写道,这是一个极其罕见的成就,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性别比例平衡的内阁。“就全球而言,这也是罕见的。”

1月8日,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宣布其新政府的商务部长和劳工部长人选,标志着他完成所有内阁部长的提名。商务部长人选为一名女性——罗得岛州首位女州长吉娜·雷蒙多。近日,雷蒙多通过推特描述了自己的多重角色——母亲、妻子、女儿、州长以及商务部长候选人。

雷蒙多进入政界前,有过成功的商业经历,创办了几家风险投资公司。有欧洲媒体提到雷蒙多的意大利血统、英国留学背景,认为她被提名对欧洲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对投资者。此外,《纽约时报》称,雷蒙多的父亲因生产转移到亚洲而失去在罗得岛州一家钟表厂的长期工作。

此前,拜登于去年12月17日提名来自新墨西哥州的女众议员德布·哈兰出任内政部长,如果获得参议院批准,哈兰将成为首位领导内阁级别部门的原住民;同日,前密歇根州女州长珍妮弗·格兰姆被提名担任能源部长。12月10日,贸易律师戴琪被提名为美国贸易代表,如果任命获得通过,她将是第一位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亚裔美国人和有色人种女性。

去年11月30日,拜登公布经济团队人选,美联储前主席耶伦担任财长,希拉里的前高级助手、美国进步中心主席坦登担任白宫预算办公室主任。耶伦为犹太裔女性,坦登为南亚裔女性。此外,拜登提名普林斯顿大学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院长塞西莉亚·罗斯担任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如获通过,将是首位担任该职位的有色人种女性。

外交和国家安全团队的女性成员也不少。艾薇尔·海恩斯被拜登任命为国家情报总监,她将成为首位担任该职位的女性。海恩斯曾担任中情局副局长、副国家安全顾问。拜登还宣布任命资深女外交官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格林菲尔德有35年的外交职业生涯,在奥巴马任内担任非洲事务助理国务卿。

此外,去年12月10日,拜登宣布任命前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为白宫国内政策委员会总监。12月6日,拜登提名马萨诸塞州中心医院院长罗谢尔·瓦伦斯基担任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主任。去年11月底,拜登还公布了一个由7名女性组成的白宫新闻和通讯团队名单,其中3人为非裔。这是该团队高级官员首次全部由女性担任,当然,里面不少人为前奥巴马政府官员。

“女性将在拜登政府中扮演关键角色。”美国《国会山报》称,拜登曾誓言把自己的执政团队打造得更加多元化,除他的女搭档——当选副总统哈里斯外,他在一系列关键职位上也挑选女性担任。该报援引一份统计称,拜登的过渡团队中,53%的高级员工是女性,所有人员中,52%是女性。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2月,美国当选副总统哈里斯公布了她的高级幕僚团队,是一支全女性团队。

“男孩俱乐部的终结”?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称,长期以来,美国总统内阁一直是白人男性的特权。上世纪80年代里根总统的内阁成员中只有一位非裔美国人(负责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克林顿在1992年竞选时也承诺组建一个“看起来像美国”的执政团队,但在他的第一个任期,内阁中只有不到1/3的女性,第二任期比例提高到了41%。奥巴马时期,内阁级别的女性官员徘徊在1/3左右。相比之下,特朗普只任命了7名女性担任内阁级别的职位,最多时占阁员人数的1/4,稍高于前共和党总统小布什的两个任期。

那么,领导团队里女性增多会带来什么?美国乔治敦大学法学院教授罗莎·布鲁克斯曾在《纽约时报》上撰文称,有研究显示,拥有性别多样化领导层的组织比领导层以男性为主的组织表现更好,因为前者相对不倾向于“从众思维”。从平均情况看,女性比男性表现出更倾向合作的领导风格,相对不容易成为因过度自信而判断失误的牺牲品。

去年底,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发布一项研究成果称,对1995年至2014年美国联邦机构制定的8000多条规则的分析显示,女性领导人在女性受到支持的机构中尤其成功,但她们在不受支持的环境中表现相当糟糕。因此,如果拜登政府希望通过官员任命多样化提升政府效率,就需要打造更支持女性的工作环境。

“拜登内阁的‘女老板女权主义’,”美国《新共和》网站称,即便这种女权主义由一位70多岁的白人男性引领,这也是“勇猛大胆”的举动。此类任命值得赞扬,但在许多方面都是象征性进展,只是使女性意识到“她们也能干那个”,而非她们将拥有担任此类职位的途径或这必将改善许多女性的生活。“一个比以前充斥更多女性的内阁并非一些评论家期待的‘男孩俱乐部的终结’——只是批准几位新成员而已。”

有分析称,拜登还未上任就面临“太过依赖女性填补内阁”的压力,而他似乎有意这么做。拜登正在履行让执政团队在人口构成方面“反映美国面貌”的诺言,与此同时也是回馈女性和少数族裔选民的支持。然而一些进步团体似乎对目前人选中坚定的进步人士不够多感到失望,他们还担心被考虑的人选与游说利益集团的关系过于密切。据美国“Axios”新闻网12日报道,一些民主党议员正敦促拜登在国务院推动多元化,像他组建内阁一样选择大使。

一位中国政治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为选用女性而任命女性并不能真正解决性别平等问题,最应该解决和关注的应该是遴选过程及整个环境中潜在的性别障碍与偏见。某种程度上,台上新出现一些女官员,只是精英阶层借性别平等名义进行的利益再分配,而她们并不能说就代表广大女性的利益。这位学者表示,作为政治正确掩盖下的利益分配,执政团队里女性增多并不会给决策结果带来根本性影响,但也许会有更多戏剧性事情发生,比如决策程序和 过程中的冲突,特别是如果团队内部本身就有很多分歧,大家背景差异较大,一些人能力不足。

“她们会带来变化,但不会如想象中的那么大。”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女性官员不会让拜登政府的政策风格软化,但会让其行政方式在操作上更细腻,思考更周全。这不意味着拜登政府的决策能力会被弱化,因为拜登对大部分女性官员的任命仍属于政治性任命,考虑的主要还是被提名者的风格与自己是否一致、是否尊重自己的想法。具体而言,就是首先要在政治上忠诚,然后才是对性别平等和种族多元等的考虑。

女性领导,欧洲是面镜子

相比美国,在追求性别平等上欧洲走得更远,有关女性领导风格的议论也更多。

“女性领导人展示防疫优势!”德国新闻电视台近日称,欧洲目前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但各国严重程度不同。在遏制疫情更成功的欧洲国家,大多为女性领导,比如由35岁的马林担任总理的芬兰。马林于一年多前上任,其内阁19名成员中12人是女性,是全球女性比例最高的内阁。执政第一年就遭遇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但马林政府的应对果断、冷静,她展示的领导力受到各界赞许。喜欢使用社交媒体的马林甚至请该国多名网红来代言防疫宣传。

其他欧洲女领导人在抗疫上也各有特点:德国总理默克尔善于用科学数据及提前预防来防疫,前段时间她改用“苦口婆心”甚至眼泪感化民众。冰岛女总理雅各布斯多蒂尔主导该国全民免费检测。挪威女首相索尔贝格则在电视上举行过只对儿童、没有成人参加的新闻发布会等。

除了上述几位,欧洲主要的女性领导人还有希腊总统、丹麦首相、斯洛伐克总统、爱沙尼亚总统以及塞尔维亚总理等。在欧盟,冯德莱恩是首位女性最高欧盟领导人,拉加德是欧洲央行首位女行长。欧盟去年初公布的报告称,欧洲议会的女性成员占39.4%,为历史最高。在丹麦、拉脱维亚、卢森堡、马耳他等国,女议员超过一半。

“性别平等是平等话题范畴下很重要的一个部分,这在欧洲不仅是一种观念,也成为一个规则,被赋予政治正确性,而所谓能力被放在次要位置。”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欧洲一些国家,即便政府一把手是男性,组阁时也一定要体现性别平等,甚至欧盟委员会还曾提出要求,在组建领导团队时男女比例必须达到50%左右。因此,女性参政基数提高,女性成为领导人的概率也就变大了。

崔洪建说,近年来,欧洲的女性领导人已经成为一道风景线,展示出与男性领导人不同的特质。虽然在决断力上与男性有所差别,她们平衡各方势力的能力明显比较强,这个特点在德国总理默克尔身上体现得很充分,也是欧洲政治体制非常需要的一种能力,即找到一个平衡点,兼顾各方利益。其次,女性领导人在对外政策方面更柔和一些,比较善于沟通。不过,女性领导人执政特点的另一面也需要引起注意。比如英国前首相特雷莎·梅一直在脱欧这个撕裂问题上找平衡,但其实英国并不具备找平衡的社会基础。约翰逊上台后,英国的态度变得非常强硬,并以非常有决断力的方式逐渐推动脱欧进程前行。

在不少专家看来,相比男性领导人,女性有三个优势:1.拥有特殊沟通技巧,较为温暖、人性化,且具有创意;2.善于倾听;3.不冒险,注重细节。就抗击疫情而言,这些品质都是有利的。德国《焦点》周刊还提到,女性领导人更注重价值观,关注教育、环保等软性话题,能够争取民众的信任。在决策上,她们比马克龙、库尔茨等男性政治家更谨慎,这有利于提升欧洲的软实力。不过,在欧洲未来的领导力上,许多欧洲媒体仍倾向男性,尤其是马克龙。

0

0